胸部的自由和一种放弃挣扎的心情,使她失去反抗的力量已经被看到以后,心情反而感到轻鬆。不过只有她一个人弄成这样感到难为情而已。其实大家都是同性,事到如今不如大家都一样会觉得更轻鬆,有人来了也没关係,至少责任不在她自己。「这是十八岁的乳房,不过十八岁也应该有敏感的反应吧。」杏子像自言自语的说着,就用二根手指捏住右边的乳头。「啊! 」强烈的刺激感使千秋忍不住叫出来。「好像很敏感的样子。」奈美捏住左边的乳头。「夏目小姐,妳的感度很好吧。」杏子悄悄的说,使乳头上的手指移到乳晕上。千秋把手放在杏子的手上回答,自己觉得感度是不错的。但没有和别人比较过,精神特别激动,根本没有想到感度的事。「这样弄会怎样? 」用手掌包住乳头画起圆圈。「不要紧,这样弄会怎样? 」这一次是用姆指和食指夹住乳头的根部揉搓。「好可爱的乳头,红红的硬起来了。」右边的乳头被含在柔软的嘴裡。「啊! 啊..」因为太舒服,千秋相反的想推开杏子的头。可是杏子不让她得逞舌,尖在乳头上扫来扫去。「啊! 不能这样! 」「我也来爱妳吧!」奈美和杏子一样,把左边的乳头含在嘴裡。「啊! 啊..」千秋的头勐向后仰,就像双胞胎吃奶一样,抱住两个人的头。两个人吸吮乳头的节奏不同,一种无法形容的美感,像电流一样传到下面的小肉豆上,不由己的夹紧大腿扭动。
  这时候由美子的手偷偷伸向那裡。「我让妳的这裡也舒服吧。」在那裡抚摸,手指微妙的动作在最敏感的地方活动,千秋忍不住扭动屁股分开腿。「躺下来吧。」这样说的是杏子。「先要轻鬆一下。」奈美伸手到白衣裡解开乳罩的挂钩。「那么,这一边也应该轻鬆一下。」在千秋两边的人把她推倒,由美子把千秋的裤袜和三角裤拉下来。「她的毛长齐还不到一年吧,我喜欢这样,软软的,像羊毛一样轻飘飘的。」敏感的肉豆被轻柔的抚摸,美感在那一带扩散。因为强烈的快感,不得不夹紧大腿。裤袜和三角裤挂在膝盖的上面。由美子的手在下腹部和屁股上摸来摸去,抚摸的感觉和男人的手好像完全不一样。上身也有同样的感觉,左右乳房分别在柔软的手掌裡,充血增加感度的乳头,被嘴唇吸吮,有时候还会有牙齿的攻击。「啊..」抬起胸,大腿颤抖,千秋忍不住发出欢愉的声音。「舒服了吗? 这裡和这裡也舒服了吗?」在下腹部上抚摸的手经过夹紧的大腿,稍许鑽入大腿根裡。「把这裡的力量放鬆吧。」千秋知道由美子的目标在那裡,因此使身体颤抖,可是也放鬆那裡的力量 。手指摸到半闭的肉缝,溼溼的骚痒的花瓣,两个膝盖夹紧到痛的程度,同时挺直身体。「已经这样湿淋淋了,这裡面呀,好像是活的。」「上一边是越来越硬了,上天堂去吧,舒舒服服的上天堂去吧。」
  阴核和阴唇都忍不住强烈的刺激,千秋的身体不由己的开始上下扭动屁股。「舒服了吗? 妳可以更用力的扭动屁股。」屁股上下移动,同时胸部向上挺。感觉出自己的乳头已经硬到极点,有二个人在吸吮乳头。「不行了,快要洩了,忍不住了....」「妳可以得到更大的痛快,快用力扭屁股..」右边的乳头被牙齿咬,手在胸上来回抚摸。这一次是咬左边的乳头,但感觉和右边不一样,这一边的手在抚摸脖子和耳朵,千秋知道那个时间的来临。屁股挺得更高,玩弄阴核的手动作加快,摸花唇的手指进入肉洞裡。发出欢乐的声音,这个声音低而粗,不像是自己的声音。「呕! 呕..」无法克制自己,还是发出野兽般的声音,快感不断的从下面向上涌出。进入肉洞裡的手指开始活动,有节奏的进进出出,轻轻碰阴壁,压迫阴口,这种动作只有女人才能做的出来。不行了,真的要洩了,要达到高潮,会在痉挛中洩出来,就在千秋朦胧的想到这裡时,阴核的皮被剥开了。快感传到脚趾头上,肛门也觉的湿湿的,一定是熘出来的蜜汁。「哟,好可爱! 」随着这句话,被剥开的阴核被吸入嘴裡。快感愈来愈强烈,身体裡的阴核也自动的开始蠕动..。「洩出来了!」千秋这样叫出来。敏感的阴核受到触摸打诊,每一下都传到湿湿的肛门上,刺激使肛门不停的一张一合的蠕动。
  听到这个声音张开眼睛,看到戴护士帽的武田杏子。千秋想起来,可是身体不听使唤,但还是想设法起来。「没有关係,妳不用起来了。」杏子露出微笑压下她的肩头。「怎么样? 舒服了吗? 完全都洩出来了吗? 我让妳再洩一次,然后也让我洩出来吧。」千秋在心裡想,希望就这样放过她。如果再洩身体真的会站不起来。和院长那一次也很强烈,事后就像走在云上一样轻飘飘的,一直担心自己会做错事情。除非是为了消除精神压力做的手淫,现在已经够了。「妳使用过这种东西吗? 唔..」杏子拿在手裡给千秋看的是粉红色的塑胶棒,当然看就知道那是电动阳具。「不过,知道还是知道,让我用这个把妳逐上天堂去吧,休息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妳用这个洩过之后,休息一下正好是三点钟。」「看到妳上了天堂,那两位小姐已经变成那样了。」转过头去看川野奈美和山本由美子二个互相拥抱把手伸入对方的大腿根。两个白衣天使的拥抱,使千秋感到无比的性感与刺激。「让我弄,好不好?」杏子打开开闢,送到骚痒感还没有消失的阴部上。无法忍受的快感使千秋扭动屁股,同样是有夫之妇的武田杏子使用的大概只有十公分大小但威力是不小,也许是已经洩过一次的关係,那种振动显得特别淫烈。「啊! 啊..」从碰到的部分到膝盖内侧都产生麻痺感,千秋忍不住扭动身体。「妳也给我弄。」千秋的右手被拉过去,手指碰到毛,然后有湿润的肉包围手指。
  「啊!」杏子在千秋的胸前发出快感的声音。从另外两个人的甜美声中,也听到手指活动在阴唇裡发出的水声,还有就是电动假阳具的声音。受到资深护士们的洗礼,千秋立刻陷入官能的世界裡。不过使她的品质与浓度发生决定性改变的事是在洗礼后第三天发生。这一天千秋是大夜班,十二点以后302 号房的灯仍旧亮着。「青田太太会有什么事? 大概是兴奋的不能入睡。」青田太太是明天早晨就要出院,大概因此兴奋的不能睡。「青田太太,还没睡吗?」千秋轻轻推开门向裡看。「哦,护士小姐。」青田太太的眼睛没有睡意。「想到明天就不能入睡了吗?」千秋问着青田太太。「不! 不是那样的..其他的人都睡了吗?」青田太太说着。「我想是的,我看过的病房是大家都睡了。」千秋回答着。「哦..护士小姐,妳来一下,来这裡坐下吧。」青田太太伸出右手。千秋拉过来一把圆椅在床边坐下。「我知道护士小姐今天是大夜班,一定是有缘份。」「所以我没有办法睡觉,从下午就开始心跳。如果发生什么事情,如果妳不能来,所以我很担心 。」「妳说是什么意思呢?」千秋露出笑容,从青田太太的口吻就知道不是普通的事。「不是一辈子都见不到,想要见面是随时都可以,但还是暂时要分开了吧?」
  「我有一点奇怪吗? 恐怕很少我这样的病患吧。妳把手给我好吗?」千秋更觉得不寻常,伸出左手。「啊,这就是护士小姐夏目千秋的手。」青田太太握住千秋的手,又用右手压在上面。「软绵绵的真温暖,护士小姐妳几岁? 二十? 十九? 还是更年轻 ?」「十八岁,但九月就十九了。」千秋回答。好像很感动的握住千秋的手说「好年轻,比我年轻十岁,为什么这样年轻..」「青田太太也很年轻呀!」「没有,和妳比较就差多了,你的手像婴儿一样柔软。」青田太太抚摸千秋的手。「这..青田太太....」千秋产生奇妙的感觉,想收回手时,青田太太已经把嘴唇压在她的手背上。突然的亲吻使千秋慌乱,连收回手的事都忘了。「我吻了妳可爱的手,嘻嘻嘻。我有一个请求,为了这件事我就从白天紧张到现在。」青田太太在千秋的手上吻着摸着说。「对不起,因为妳的手太可爱了。」青田太太的嘴唇移到手指头上,把小手指含在嘴裡。「妳不要害怕,会答应我的要求吧? 妳一定得答应。」「我不知道..我不要妳这样。」青田太太用牙咬千秋的小指。「啊!」强烈的麻痺感从手臂掠过。「妳肯答应吗? 请说说看..让我说出来妳若是不答应,我不会饶了妳。」「妳再过来一点,我太难为情。」青田太太伸出右手搂千秋的肩,千秋失去平衡右手按在毛毯上。
  感到有软绵绵的东西,急忙把手移到边上。「摸我的乳房吧。」青田太太在千秋的耳边用娇柔的声音说。千秋感到紧张,青田太太把千秋的左手拉进毛毯裡。「啊,青田太太求求妳..这样弄不好。」青田太太的睡衣胸口已经拉开,手摸在丰满的乳房上。「妳一定要给我弄,妳不弄我就不放开妳的手。」青田太太的口吻很急迫。千秋低头看青田太太:「要我怎么弄?」「这样揉。」青田太太用手压在千秋的手上,开始活动。随着活动的手,手掌下的乳房改变形状,确实是成熟女人的感觉,弹性也许比不上十八岁的千秋,但大十岁的青田太太的乳房是滑润而成熟的肉球。「对,就是这样,啊..好舒服。」青田太太皱起眉头扭动身体,看她有强烈性感的样子,千秋心不由得注意到自己有性感时大概也会那样扭动身体,在同事们的爱抚下大概就是这样扭动身体发出快感的哼声,最后洩出来。想到这裡就自动开始抚摸。千秋的右手用力揉左边的乳房,用姆指和食指夹住变硬的乳头。青田太太表示有快感,然后用力抓住千秋的右臂:「还有这一边,二个都弄吧。」千秋掀起毛毯,从胸口的睡衣部分露出乳房。「这样弄会怎样? 」千秋听出自己的声音是沙哑的,同时一起拧两个乳头。「啊..」青田太太仰起头,发出快要哭泣般的声音。「啊..我快要忍不住了,快在那裡舔吧,咬吧! 」听到哀求声,千秋看面前的乳头。
  被二根手指夹住的乳头已经充血,比刚才红了很多,有小皱纹密集,表面微微湿润,好像等待有人把它含进嘴裡。千秋的嘴被吸引过去,闻到甜美的汗味,张开嘴把乳头含在嘴裡。「唔..啊..」青田太太把千秋的头紧紧抱在怀裡,也不管头上还有白帽。搓揉左边的乳房,轻轻用牙齿咬右边的乳头,这样反覆爱抚时,青田太太更疯狂不停的发出表示快感的哼声,用力扭动身体,把千秋的白帽也碰掉了。青田太太在毛毯裡夹紧大腿摩擦那种样子,连千秋也感觉出来。「她那裡也许已经湿淋淋了。」千秋一面用舌头玩弄乳头一面想。就在这时,青田太太提出要求:「求求妳也在下面弄吧!」千秋抬起头,发现青田太太和同事们的情形完全不一样,因为青田太太没有把这件事看成单纯的游戏,认为这是同性间的爱情,千秋感觉出青田太太是深深的爱上她。「妳是明知故问,我已经不能忍耐了。」青田太太握住乳房上的右手拉到毛毯裡。「啊! 青田太太。」进入毛毯裡的手碰到一堆毛。感觉出耻毛下有温暖的肌肤,说那裡是膜也许更正确,因为手指上有特殊的感觉。「我就是想要妳来弄这裡。」青田太太在拉千秋的手,用手尖碰到硬块。「啊! 就是那裡,为了这个,我脱了衣服等妳的,妳看吧。」青田太太竖起腿拉开毛毯。千秋的眼睛被吸引在自己的手抚摸的地方。那裡的毛好像沾满露水,发出黑色的光泽,数量可能有千秋的一倍。
  「这二週以来,我每天在心裡想着妳,自己玩弄这裡,今天是最后一夜,好不好?」青田太太的手开始活动,千秋的手指碰到硬块。青田太太的雪白下腹部,有一点僵硬,同时微微挺起」啊..我的阴核真舒服。」下体向上挺,千秋对这种姿态感到妖媚,几乎快要目眩,」她感到阴核舒服了。」千秋知道那裡舒服的感觉,尖锐的快感快要溶化的麻痺,任何东西都无法取代的欢愉。「阴核是非常舒服的。」她在自己的那裡也产生舒服感,忍不住的夹紧大腿。「弄吧,妳快来弄吧。」青田太太抓住千秋的手,摇动着她的手指像电动假阳具一样振动。「啊..太舒服了,快要忍不住了。快弄吧,让我更舒服。」异常的颠倒感使千秋的声音颤抖。「像手淫时一样,像妳自己手淫时一样。」千秋在挺起的阴核上,用中指按住,以快节奏摇动。青田太太挺起阴户,稍许分开颤抖的大腿。」你是这样手淫吗? 啊,护士小姐..啊..